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存在的暴君

好简洁的小秋~~~

 
 
 

日志

 
 

贱人在昔  

2007-01-25 22:44:51|  分类: 横刀自灭(啸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昔物自在昔,不从今以至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僧肇正在恨一个人。
“因因而果因不昔灭,果不俱因因不来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僧肇希望自己永远不要再恨一个人。
清谈总是很容易结束,他又将东行。
每年的秋末他都要在这样一片竹林外与众友辞别,然后往东,直到来年幼笋初发之时归来。
没有朋友知道僧肇去到了东方的哪个角落,因为那个方向只有茫茫大海;也没有朋友知道僧肇去那个方向干什么;甚至无人知晓僧肇过往的生平,他就像一个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和尚突然出现在了大家中间。但是也从没有人提起过,大概连僧肇自己也记不得了。
事实上僧肇哪里也没去,他向东行还没来得及走出竹林就停了下来,停在林中某块空旷的地里,空旷得除了一根竹子外什么也没有。
旷地前面是一座小丘,上面有他的草屋,他每年这段时期都会在这里住一些时日,观察溪水慢慢结冰然后慢慢解冻,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在那里寻找时间的裂缝。
偶而一些日子会有冬天的夕阳穿过无数竹缝打在小丘前的那棵孤竹上,留下斑驳——每到这个时候,僧肇抚摸孤竹的目光也开始变得斑驳,形神散化得足够听见竹的呼吸……直到在即将快要化入竹中之前醒来,猛然大喝一声,抽出朴刀贯穿杀气,刀光如电,一瞬而过旷地周围的竹子舞倒一片。
他只是不希望自己恨一个人。
也不希望去恨任何一个人。
恨人是因为爱人,爱人是因为孤竹。
……
但是这次他失手了。或许是今年冬季的阳光过于细碎而孤竹的斑驳又过于浓郁,又或许是因为今年的清谈终于让他的“情理相化”的理想境界破灭,他终究失手了——他砍倒了孤竹,并且砍倒的不止有孤竹。
他砍倒孤竹的那一刀着实暗淡无光,暗淡得无法用目光捕捉。但这种感觉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似乎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生命都不过是在为了这一刀做准备,似乎这一刀下去整个世界都将结束。
那一瞬间,僧肇记起了自己的来历——十年前他不过是个快意恩仇的快刀刺客,十年前他根本不是个和尚而拥有一个绝美的妻子——但在完全意识到这些以前,他已不能收回自己的刀。他的刀在阳光下全无踪影,因为这一刀已经快得超越了时光。
等到停下来的时候,刀下的血泊中舞倒的不是孤竹而是一个人——贱人。
这一刀带着僧肇割裂了十年的时光回到从前,然后砍倒了十年前为他栽竹的妻子。

“昔不来今果不去因,不来不去…”僧肇吟诵着将自己埋在竹下,他知道。
自己绝不会再去恨一个人。
也不会再去恨任何一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