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存在的暴君

好简洁的小秋~~~

 
 
 

日志

 
 

关于"自然选择"这一进化论中心概念争论的探究  

2007-01-25 23:06:08|  分类: 这里严肃这里理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物种进化的思想,最早当然可以追溯到古希腊(也许当我们面对相当多的现当代理论体系都可以说这么一句话),不过那些大多数都只能够算作思辨哲学家的想当然——面对一个问题,同时代的哲学家们分别在不同的方向上提出各自的假设然后在推出各个方向的答案——在这个意思上,思辨哲学家们不论是给出“物种是静态永恒不变的”还是“大自然不断更新换代”的答案,站在科学论证的立场上来说,都是没有太多区别的。
在拉马克和达尔文之前,就整个科学界内部立场来说,更倾向于反对进化论,但随着博物学的发展和不同地层中诸多生物化石的发现,已经开始有一些注重分类法基础的博物学家摇摆在进化发展的自然观与静态自然观之间,例如布丰、居维叶等。
实际上当时的许多从事现实工作的花匠与农民们,早就开始在培植动植物的过程中有意识地让不同物种生物进行杂交,并从中挑选有用的新品种或者出现有用新性状的个体,这样的例子在诸多介绍科学史的著作和文章中比比皆是。但令人失望的科学家们似乎很少注意实际生活当中的这些实例,尽管近代的自然科学家们已经脱离了早期自然哲学家们的躲在自家床上自我满足的思维模式,并开始把注意力放在有意识地进行设计的实验上,但似乎他们在另外一个方向上又走得过了一些——用截然的态度将实验室当中的经验与实际生活当中过于常见的常识经验区分得太过绝对了。
由于我目前有限的科学史知识,并没有直接的资料能够告诉我达尔文跳出了上述的那个圈子,然后开始关注养植匠人们的活,但在《物种起源》中,达尔文明确地论述了他的理论体系当中从“人工选择”到“自然选择”的这样一个类比过程。
其中的“人工选择”谈到的事实就是,那些家养动植物在人的培育之下,因为人们的自觉或不自觉的按自身需要的选择,发生的较快速的可观察的变异。达尔文一段原话如下:“这关键在于人类的累积选择的力量;自然给与了连续的变异,人类在对他们自己有用的一定方向上累加了这些变异。在这种意义上,才可以说人类为自己制造了有用的品种。”由此也可以论证在生物自身变异是不断发生的,人类的选择不过是提供了对各种变异进行选择的方向。
接下来,达尔文开始从“人工选择”的概念引申出“自然选择”。
达尔文在提出“自然选择”概念的时候,似乎自己也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妥之处——自然界能够选择吗?无意识的自然界如何能够进行选择?稍不注意,这样一个概念就很有可能导致泛神论解释的误用。
达尔文为了把“选择”这样一个过程由人的主体转向自然主体,进行了如下区分:人工选择也可以分为“有意识选择”与“无意识选择”,前者是指人为了明确的培养新种而对变异物种进行的选择,后者则指人并未想要改变物种而只是想得到比较优良的生物个体,大量的个体变异最终也会导致物种的变异。而“无意识选择”就成为联系人工选择与自然选择的关键,因为既然人可以进行无意识地选择,那么无意识的自然也能够进行这种选择,只不过自然以自身的标准代替了人为的“优良”性状,二者都达到了“优良物种”得以保存的结果。
值得指出的是,达尔文笔下的“无意识选择”只不过是一种表层无意识,因为他自己也承认虽然人并未想改变物种但人有意愿想要得到比较优良的个体,所以在人工选择的过程里面,无论是“有意识选择”还是“无意识选择”都包含有一定的目的论倾向,只不过前者那里是直接的目的,后者那里是间接的目的。在自然选择当中,一样有着“优胜劣汰”的规则,这样的规则就不能够被泛神论者引申成为“目的”吗?所以从“人工选择”概念过渡而来的“自然选择”概念没有从根本上解释清楚其面对目的论进行申辩的意义。
在达尔文的观点提出后,一样也有人对达尔文的拟人化概念表示置疑,但其中很多人并不是站在神学目的论角度进行批判,而是站在科学理论表达角度对“自然选择”用词的怀疑。
我个人以为,达尔文在从“人工选择”到“自然选择”的转换中,换一种说法可能更好。
我们不必始终抓住“生存下来的就一定是强者”这一原则不放,强弱本身是相对的,不同物种之间的比较始终需要建立在某一个标准之上,在于“人工选择”当中,这个标准由人来定,所谓的“好坏”当然也就不过是对人而言的“好坏”,最终选择的结果是:对人有好处的变异物种被保留,对人没好处或者好处不够的物种被淘汰。在“自然选择”当中,这样一个标准就是适应自然环境的生存能力,所谓的“优良物种”就是适应于当前的自然环境的物种,次者也就是不适应的。在这样一个意义上,不存在绝对的优劣之分。
“自然选择”在这个意识上,并不是在某个外在标准划分之下的“选择”,而可以看作是同一律在自然内部的运用,即部分的自然(即某物种)不断地调整自身来与整体的自然(即自然界)相适应来达到协调一致。具体说来,可以有三种形式:某个物种与某个物种相互竞争来达到相互选择;某个物种通过内部竞争进行自身选择来达到与环境协调;某个物种通过自身能动性在局部范围或者一定程度上来对环境进行改造(甚至可看作物种对环境的选择)来达到协调。这些“选择”都不过是作整体的自然内部之间不断进行相互调整最后达到的,最后剩下来的“优种”也都是相对自然自身而言的一种协调性。
如果脱离了外在环境来单独地看待某个物种的独立进化过程,我们将无法给出优劣的标准而抛弃物种进化的内在规律或动因;将环境与物种联系起来,我们则会发现物种不过是作为自然的局部存在而进化,外在环境同时也摆脱了被人格化意志化的歪曲。
当然,关于后来一些科学家对达尔文用词表示的怀疑,也可以适当接受,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在描述一个假说或者理论的时候,我们无法避免这样一种拟人化。我们必须牢记我们是在用人眼看世界、用人脑思维问题、用人的语言描绘世界,这些过程已经包含了拟人化的动态。尤其是当我们尝试理论化某些自然现象时,我们去理解、创立、发现这些规律的最初,已经在努力地将这些规律的很多方面“拟人化”为我们早已内在接受的、比较能够直观地察觉的方式,这是无可避免的,所以在表达理论的同时,一定程度的拟人化是无可非议的。达尔文自己也对这种拟人化进行了精彩的辩护。
但无论如何,这种表达的拟人化也终究包含了要被曲解的可能性了。
(通过对自然史的观察,我们可以发现许多环境的改变包含着地球外来的偶然冲击,而自然界自身同时以包容的态度面对这些冲击和带来的改变,并默默地在内部进行自身的调整,就我个人来说,我目前愿意做一个非目的论非决定论和偶在论者)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