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存在的暴君

好简洁的小秋~~~

 
 
 

日志

 
 

可能世界的se’qing狂  

2007-11-28 17:07:35|  分类: 横刀自灭(啸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e’qing狂和小熊跳舞/跳啊跳啊一二一~~~”

——莱布尼茨和克里普克

“如果我有機會可以創造一個世界,請允許我以萊布尼茨或克裏普克的名義。”

——se’qing狂先生

 

在最一開始,“se’qing狂先生”(後簡稱“S先生”)本來是想寫一首詩的,但考慮到在另一個可能世界裏se’qing狂最終要拐走小熊小姐就像帕里斯拐走海倫一樣,於是“se’qing狂先生”決定安排在那一個可能世界中不存在詩人這樣一種身份就像這個世界的“se’qing狂先生”不可能是一個se’qing狂而只能是一個絕對的正人君子一樣。

按照小熊小姐的話說,正是因為這種可能與絕對的關係,導致“se’qing狂先生”最終沒有能夠在現實世界當中做到神形合一的境界,而這一缺陷直接導致了他沒有能夠完成自己的狂想與現實的統一。儘管如此,“S先生”還是決定滿懷熱誠地假想下去,因為他向來不是一個僅僅以現實世界的結果作為唯一參照標準的傢伙。

……經過了長達N年的苦戀之後,S先生的追求終於到達了盡頭——小熊小姐(後簡稱Bear小姐)最終離開了S先生,找到了屬於她自己的幸福。

實際上,在N年這麼長的一段時間裏,他們之間的情感不能說是毫無進展,但以B小姐離別前對S先生的勸慰來給予描述是最合適不過的了:“有那麼幾個時候如果你能再壞一點就好了。”

“是呃……”S先生頗為傷感地品味著過去的N年以及B小姐臨別前的言語。儘管在此之前S先生是那麼恬不知恥地自詡以“se’qing狂”這麼個稱謂,不料如今不僅被甩掉還要被B小姐冠以“正人君子”的頭銜。想到這裏S先生不禁有些羞憤難當。

在這個十分敏感的情緒化階段,S先生難免回想起了另外一個世界中的自己——“S先生”。

他們的相遇被一個傢伙(那個傢伙在有的世界裏叫“萊布尼茨”,在有的世界裏叫“克裏普克”,在有的世界裏又從“萊布尼茨”投胎叫“克裏普克”)安排在了(N-1)年前。在那個與現實世界相平行的世界裏,發生著許多與現實世界中類似的事情,例如“S先生”也同樣追求著“B小姐”。

當時,S先生對B小姐的追求進展要比“S先生”追“B小姐”的進展快許多,於是一見面“S先生”便迫不及待地向S先生討教起經驗來。S要求“S”先彙報他一年來的動作,在聽完之後十分鄙夷地告訴他說:“向你這樣的‘翩翩君子’在我們那兒是討不到老婆的。”然後便開始傳授他那一套se’qing狂理論。直聽“S”得嘖嘖不已,連連聲稱拜報,日後必當多加研習。

“互道珍重後別去,至此已是多年,不知那個世界中的他如今境況是否也如同我一般?”想到這裏,S先生打定主意動身前往探望。再次見到“S”時,S不免大吃一驚。“S”此刻正是一身新人禮服,新娘子恰恰正是一臉喜慶的“B小姐”。見到S的到來,“S”自然也是相當驚喜,立馬前去擁抱一番,暗稱緣分,然後便向諸位賓客介紹這位“失散多年的孿生兄弟”。

席中,新郎敬過其他賓客後坐到S身邊,感激之情溢於言表:“承蒙兄弟當年不吝賜教,我等才有今日。”接著未等S開口詢問,“S”已將事後經歷全盤托出。整個經歷大體情節不過都是依S當年傳授之主要原則行事而成,倒是在諸多細節上頗有出彩之處,諸如誘之同觀AV雲雲,此處不說也罷。

看著新郎摟著新娘意氣風發,S唏噓不已,深感我輩生不逢境,然則轉念一想,曾由己身親傳之招數著實沒有幾條被自己實際運用過,即使不肯接受“正人君子”一帽,“空想se’qing狂”卻總歸是拒絕不了的。想到這裏,S心中越發自慚起來。

多年未見,在“S”一再盛情要求S留宿一晚,待明日好專門作陪暢飲一番。是夜月明星稀,有眾齊鬧新房,S無心加入,獨自一人徘徊,不知所想。行至一院中,見地上躺一醉漢,正是“S”無疑,只是全身上下只著一褲衩,喜服則在一旁狼藉成堆,料想必是眾人惡作劇的結果。S上前呼喚,“S”卻渾然不醒,於是只好一旁守立。

良久已過,有婦人自遠處呼喚,“阿S……阿S……”正是“B小姐”,S正欲作答,忽地轉念一想:“我這已背慣‘空想se’qing狂’的名號,今日何不橫心破它一破?!”門牙一咬,將地上喜服換上,走出院子留著“B小姐”應聲道:“這兒呢……今日明月高照,你我大喜之日,何不四處賞玩一二。”

……(此處刪節一千餘字,情節歷程半小時左右)

S先生還是沒有呆到天明便離去了,他朝著這個世界的邊界走去,在那裏還有著無數個可能世界,但他已沒有了興趣,因為他最終沒有能夠打破“空想se’qing狂”的標簽——他用盡了處於我們視線之外的那半個小時,既沒有做任何符合se’qing狂標準的事實,也沒有能像我們在開篇說的那樣將“B小姐”拐到另外某個可能世界裏面去——事實上他做了什麼我並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沒有做什麼,因為這是可以從下面的情節推出來的。

在世界的邊界上,S先生仰天長歎:“無論在哪個世界都是不過如此哈……”這時一個面容身材模糊不清的老頭出現了,他十分關切地對S說:“看起來你還是那麼地虛弱啊。”“是啊,多虧了您創造了這麼多的世界,它讓我比以往更虛弱了。”

“但我創造它的源由卻是因為它能讓人變得更強大,例如……”老頭順手一指,指頭方向上的那個世界裏蹦出來了另一位“B小姐”。

她向S招呼說:“你是從你那個世界被人誘拐出來的嗎?”

“不,顯然我是來這個世界裏誘拐她人的。”

“那可真是神奇,在這個世界裏面居然是男人誘拐女人~~恩,你成功了嗎?”

“沒有,我是一個失敗的se’qing狂,輸在了一個的循環裏,這不過是一個導致無限倒退的圈套罷了。”

“你的回答神奇極了,”這一位“B小姐”笑得很開心,“也許我們可能會是循環的終點哦。”

……

那個時而“萊”時而“克”的老頭站在一旁掰著手指頭數著:“空想正人君、實踐se’qing狂、實踐正人君、空想se’qing狂,天,這才只有四種排列組合,我創造的可是一個連續統啊……”

……

看完這一出夢裏的電影醒來,S先生發現B小姐發短信喚他同去爬山。

“親愛的,我們結過婚了嗎?”“你瘋了嗎?”

“那你甩掉我了嗎?”“什麼?我都還沒有答應過你呢,你就繼續努力吧。”

一瞬間,S先生忽然明白,可能世界有無數個,而“我”永遠都只有一個。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