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存在的暴君

好简洁的小秋~~~

 
 
 

日志

 
 

又一次从记忆开始——推荐电影《亡命感应》  

2007-06-07 23:03:34|  分类: I live, I am~~~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以前“年少无知”的时候,写过很多与记忆有关的散文,曾又有过暗地决心——不再轻言记忆——不是因为沧海桑田,而是因为自己没有信心将其说得清楚。然而一不小心,这阵又想再说一说。

先给大家讲个笑话应该是能提起兴趣的好作法。

一位北大哲学系的SB借了某人两百块,一周后那人前来讨钱,那学哲学的SB回答说:“向你借钱的是一周前的我,已经不是现在的我,现在的我没有欠你两百块钱。”于是那人沉思片刻,立刻给了那SB两耳光,那SB说“你怎么打人”,那人说:“打你的是几秒钟之前的我,而不是现在的我,你不能责怪现在的我。”

这个浅薄的笑话的背后也不过是一对很浅薄的范畴——自我的同一性与差异性。

刻意地去说明“现在的我”与“过去的我”、“将来的我”不是同一个我,在这里意思是不大的。因为我在这里想要讨论的是“自我”维持一致的问题。

如果说“你”“我”“他”还有同一性的话,那么“我之所以成为我”的依据究竟何在?

对此我的答案是:记忆。

首先有这样一个对前提本身的提问:记忆自身是如何保持连贯与一致的? 很大程度上这是一个与现代心理学/认知科学/生命学科(有关大脑研究)有关的问题。纯技术方面的专业知识我不是很了解,为此我表示遗憾,在这个层次上我只能回避这样一个对前提的提问。但我也试图给出相对更形而上的一个提示:无疑时间流逝的连续性是记忆维持同一性的一个必要条件。因为如果一旦时间在最根本上是离散的,我想谁也无法保证自己的记忆在下一个瞬间不会出现突破的跳跃。

在回避了这样一个提问后,让我们暂时先满足于“记忆的同一性”这样一个前提,从这里出发,个体人才能够维持对自我的认同,同时也才能够维持对其他主体的区分与个体认同(即我在睡一觉醒来之后还能意识到现在的“我”确实就是睡觉前的那个“我”的延续,除此之外,我亲吻我身旁女友的同时也能够意识到现在的“女友”确实也就是一直以来睡在“我”身边的“女友”)

然后记忆在很多时候却也是不够精确也不够负责任的,例如在肥皂剧当中“失忆”就经常发生了,然后失忆的主体不再记得身边的朋友亲人,不再记得以前发生的事情,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完整的他自己,他自身内在出现了缺失。但幸运的是,失忆的仅仅是他自己,而身边的朋友并没有连同一起,于是在其他的主体身上,仍然维持了对这个人一直以来的记忆,于是那个出现了自我缺失的人可以凭借外来主体的交流帮助慢慢填补自身。

(PS:这里就涉及到了《东邪西毒》里面一个十分经典的命题:一个人失忆了,就不要再去以前经常去的地方,因为他的仇家还记得他。同时这也就是身处群体当中的个人无法彻底地与过去划清界限的原因:他自己不仅无法彻底断绝自己的记忆,也无法断其他人对自己的记忆。)

除了失忆,正常人在很多时候也都会出现记忆模糊的情况。面对一些多年不见的儿时的同伴,我就经常会将另外一个伙伴的经典事件套在他身上,但无论如何,关于自己的记忆相对关于他人的记忆要较少出现偏差。

通过以上讨论,记忆同一性的重要性已经得到肯定。然后我们可以进行一些形而上的假设,比如两人在路角相撞,一不小心记忆互换……

但目前为止最有趣一不小心被导演曼南·亚博 Mennan Yapo在电影《亡命感应》(英文:Premonition)中说了出来。

(以下引自网络)

家庭主妇的救夫之旅

琳达·韩森(桑德拉·布洛克)是名典型的美国中场家庭主妇,她生活无忧,有着两个乖巧可爱的孩子,更有着许多女人梦寐以求的顾家爱妻好丈夫吉姆(朱利安·迈克马洪),所有住家女人所梦想的一切,琳达全都有了。生活波澜不惊,琳达日渐感觉自己的人生失去了动力,正开始为日渐显得沉闷的生活发愁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恶梦开始惊扰着琳达。

一天,琳达突然接到警方电话,对方说琳达的丈夫昨天在一场车祸中身亡。琳达吓得哭起来,没想到这一哭就哭醒了,原来自己是在做梦,丈夫就在厨房那里喝咖啡。惊魂未定的琳达稍稍整理思绪之后恢复正常,没想到当晚又做了同样的梦,丈夫死了,她变成了寡妇,琳达又被吓醒了,发现丈夫已经不在身边。接下来的一两天,琳达频频做这样的梦,每次醒来要么发现丈夫在身边,要么就是孤独一人。她开始以为自己精神出来毛病,最后她才发现,自己的时间交错了,她所做的梦,有的是后天的事情,有的是明天的事情,反正日子就不再按原来的顺序过了。

琳达很惊恐,她知道丈夫真的会在接下来的某天早上因车祸身亡,然而她又不知道怎么把这个凶兆告诉丈夫,丈夫会将她当成精神病。于是琳达开始自己试着将自己的梦按正常的时间顺序排好,然后试图用自己的力量将整个悲剧扭转过来,因为她发现,自己最爱的还是丈夫,自己厌倦的平淡的日子原来才是最珍贵的,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生活,琳达开始了外人看起来时候有点神经错乱的救夫之旅。

在正常生活中,我们的逻辑与我们的生活也与生活的时间秩序同步,但在《亡命感应》中,琳达的生活秩序与正常时间秩序已经不再同步——“她开始以为自己精神出来毛病,最后她才发现,自己的时间交错了”。于是琳达在周六参加丈夫的葬礼上尚不认识的女人,在周二那天被她得到是丈夫的情妇;在周五那天她还不知道女儿的脸是如何受伤的,而在周一她的女儿就已经撞在玻璃门上被玻璃划伤了脸……这么多困境都是因为琳达的生活日期被打乱了。但其中仍然隐藏着一个前提,一个无论何时我们都无法回避的前提,那就是琳达的自身记忆的逻辑秩序(以琳达自己感受到的发生的事情过程为前后秩序标准)没有被打乱,甚至这可以被认为是这部电影的情节最终能够被人理解的首要前提。正是在琳达正常的记忆秩序前提下,她“开始自己试着将自己的梦按正常的时间顺序排好,然后试图用自己的力量将整个悲剧扭转过来”。

关于这部电影,或许还会有人想到“命运的最终无法改变”等命题,但这毕竟过于老套了,而我所关注的东西是:逻辑秩序与正常时间秩序的一致性、其间作为中介的记忆本身的同一性、时间秩序产生错乱之后与人思维当中记忆和逻辑秩序之间出现的裂缝、并且还有因为这样的裂缝导致的我那浅薄的形而上学思考。

再PS一下:

里面的神父有一句话实在过分精辟:“信仰,也就是相信某个外在于你自己的东西。”

我偶尔感受得到。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