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存在的暴君

好简洁的小秋~~~

 
 
 

日志

 
 

关于人的内在的"情感机制"的初步提问  

2007-10-28 00:09:23|  分类: I live, I am~~~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暴君(78230357) 23:07:30
問題一:
我們經常說“在這種情況下,我一般會選擇……”,關於人是有自由選擇能力這個估計很多人還是會同意的
即使有人不同意也沒關係,我在這裏想討論的不是自由意志與因果律/決定論之間的關係
我真正想說的是,為什麼在很多時候我們也會這樣說:“我控制不了自己才去這樣做的。”
 暴君(78230357) 23:08:29
在上面那句話中,我們似乎像是把自己分成了一些不同內在的層次,總是有個更內在的意志在控制與之相矛盾的外在的意志
 暴君(78230357) 23:08:44
先別急著說弗洛伊德的心理學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08:55
没有 我忍住了
 暴君(78230357) 23:10:13
我關注的焦點不在於人到底有幾個層次的*意識,而在於我們到底在什麼情況下會相當圓滿地表現得很自我一致,而又在什麼情況下不能自我控制
 暴君(78230357) 23:10:37
這個原因是否屬於一個外環境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10:40
有个域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10:56
或者说 叫 阈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11:11
过了 便很难控制
 暴君(78230357) 23:11:15
假如有外環境的一個事物
 暴君(78230357) 23:11:27
我以前擁有過,後來失去了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11:43
这个外环境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特定的 不同的
 暴君(78230357) 23:11:43
然後有“我總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它”這個命題
 暴君(78230357) 23:11:59
先別扯遠了,我說的外環境就是指外在於人體的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12:00
人的思维有的时候很难控制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12:13
没扯远
 暴君(78230357) 23:12:22
這樣的事物當然不止一種
 暴君(78230357) 23:12:41
有過許多不同事物都曾讓我們“控制不住”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12:53
正是这个外环境激发人做出一定的反应
而不同人做出反应与否和程度与否 有所区别
 暴君(78230357) 23:13:01
在這樣事物本身上,事實我們很難找到一個共性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13:20
明白  你继续
 暴君(78230357) 23:13:39
具體來說,對於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條件下,不同的生活軌跡中,有著那麼多不同種類的讓他們“控制不住”的事物
 暴君(78230357) 23:13:46
這全然是偶然的
 暴君(78230357) 23:13:56
對於外在的客觀事物本身來說,這是偶然的
 暴君(78230357) 23:14:24
所以我很難接受,令我們產生“控制不住”情懷的原因,屬於一個外環境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14:40
道德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14:55
伦理
 暴君(78230357) 23:15:14
這個,我承認到現在為止,關於這個問題我全然沒有想到倫理學上去
我還不知道有什麼關係
 暴君(78230357) 23:15:55
如果說有一個內在的心理機制、或者說情感機制
 暴君(78230357) 23:16:23
來對這些事物進行筛选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16:27
“我控制不了自己才去這樣做的。”
这句话就是相对道德 伦理来说的
因为你控制不去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是禁忌的还是悖反你誓言的
 暴君(78230357) 23:16:49
你往另一個方向去理解了
 暴君(78230357) 23:17:09
“我控制不了自己才去這樣做的。”
這個命題確實暗含了一個“我不想這樣去做”這麼一個意思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17:14
对不起 我搞乱了
 暴君(78230357) 23:17:27
但我沒有說“不想這樣去做”就一定是與倫理衝突了
 暴君(78230357) 23:17:35
也可能是很主觀的原因而已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17:39
是这样的
 暴君(78230357) 23:18:04
例如,我現在很討厭自己回憶從6~9歲這樣一段日子
 暴君(78230357) 23:18:33
因為我回憶那個時候的我,性格乖張,缺乏愛心等等
 暴君(78230357) 23:18:36
我討厭那個時候的我
 暴君(78230357) 23:18:58
但有時候卻又總不禁地想起相關時期的回憶
 暴君(78230357) 23:19:59
當然,與倫理衝突而又極具刺激性的一些事情,確實讓我們感到難以自制
這可以算作上面最初那個問題當中的一種情境
 暴君(78230357) 23:20:39
但如果要討論這個的話,我希望能夠另外換一種語境來談
我目前關注的是一種難以具體說明原因的“不能控制”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20:54
你继续
 暴君(78230357) 23:21:04
暫時我把這個原因定位在一個很主觀化的情感機制上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21:35
OK
 暴君(78230357) 23:21:56
假設有這麼一個內在的心理機制來對外來事物進行篩選
 暴君(78230357) 23:23:38
某個事物/或者事件,與主體產生關係的發展歷程,在某個形態上符合了這個機制,於是被這個機制所保留下來
其他的事物/或事情不符合,則被排除(這個排除並不指記憶上的遺忘,而指不會產生“難以控制”的矛盾感)
 暴君(78230357) 23:23:56
但是這個解釋缺乏大量的細節說明
 暴君(78230357) 23:24:33
這個機制是具體怎樣對外在事實進行淘汰的呢?
怎樣一個過程才是與機制相符合的呢?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24:40
我大概明白 你只需继续阐明
 暴君(78230357) 23:25:32
另外,對於不同的人是否有不同的心理機制?
或者說,如果即使沒有絕對一致的兩個人的機制,那是不是在不同的心理機制選擇過程中還是具備一定的共同形式呢?
 暴君(78230357) 23:25:54
後來想來想去,覺得哲學的思維很難達到目的
 暴君(78230357) 23:26:13
如果借助一些經驗心理學的手段,可能能夠有所進步
 暴君(78230357) 23:27:08
這個問題本身,我認為還是具備一定的實際意義的
首先,它直面了關於不同個體人的“自我圓滿”的一個困擾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27:54
自我圓滿
 暴君(78230357) 23:28:34
再者,對於一些有精神分裂傾向的病患者,如果掌握了這個機制的某些共同形式(如果存在共同形式的話),將能夠對治療起到一定作用
 

暴君(78230357) 23:29:47
最近一段時期嘛
很多問題想來想去,越來越覺得哲學最終實際上什麼問題也解決不了
 暴君(78230357) 23:30:00
如果談到意義的話,哲學最大的用途還在於提出問題
 暴君(78230357) 23:30:12
或者以新穎的方式對舊問題進行提問
 暴君(78230357) 23:30:24
而解決問題,哲學基本上無能為力
 暴君(78230357) 23:31:02
最終只能滿足於一定程度上的模糊度
而這個程度實際上也無法具體說清楚要量化到一個什麼程度

 

暴君(78230357) 23:47:04
我們再拿到愛情上來說例子
為什麼有些人我們會一見鍾情,而有些人一開始認識並不喜歡而是慢慢地越來越喜歡
 暴君(78230357) 23:47:42
如果非要將上面那兩種情況分成“兩種愛情”,那能否具體給出說明這兩種情況下的愛情有何不同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48:04
一个是下降曲线
困钝笋笋(506017001) 23:48:09
一个是上升曲线
 暴君(78230357) 23:48:12
而事實上,我不同意做這樣的區分
在我看來,無論是一見鍾情還是慢慢吻合,都可以接受為“愛情”
 暴君(78230357) 23:48:51
那麼又是什麼樣的原因使得我們能夠對某人產生愛情
暴君(78230357) 23:49:26
是特定的人嗎?還是說與人的交往認識過程也需要符合某種情感機制?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