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存在的暴君

好简洁的小秋~~~

 
 
 

日志

 
 

不甚連貫的“殺人”命題  

2008-01-01 23:05:45|  分类: I live, I am~~~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殺人隨感之:

  對於某些名義上以邏輯推理為對象的遊戲而言,邏輯存在的意義恰恰在於對於遊戲內部邏輯本身沒有意義。

  嚴格在深層次來說,警察與殺手沒有多少質的區別,唯有平民中庸,除非是那些跳警的平民;如果非要有區別的話,殺手應該比警察更需要具有自欺性,與此同時,具有更大自欺性的人必然具有更大的對矛盾的超越能力。

  “殺手”的人生最為強大。

  “殺手”的愛情不關注“他心問題”。即“殺手”的一個充要條件在“愛情來自於自我給予而不來自於愛情對面方的依賴”。

  排除運氣成分,一個能讓殺手心服的警察,其宿命是一個能領導其他殺手的殺首。

  讓每一個勝利的警察在正義的名義下盡情享受殺手的樂趣。

 

  法官的可憐在於,他自以為的超越之處恰恰是其所不能脫離的困境。

  如果警察可以把自己想像成殺手,那麼跳警便不會比跳房子更難一些。

  有過哪怕僅僅一次全體悍跳的經驗,人生便不再虛無。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