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存在的暴君

好简洁的小秋~~~

 
 
 

日志

 
 

買不到<內時間意識現象學>  

2008-04-05 00:21:20|  分类: 这里严肃这里理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嚴格來說,我甚至還不知道胡塞爾是怎麼定義或者描述說明“內時間意識”這玩藝的。就算我現在只不過是在一廂情願地瞎扯蛋吧~~~

 

讓我們想像一個人是怎麼開始意識到“時間”或者開始理解“時間”的呢?如果有人想要從先天的、事物存在的必然形式的角度來說明,我總是不能覺得滿意。時間會是事物存在的必然形式嗎?同樣也會是意識存在的必然形式嗎?那如果一個人沒有任何感知能力,無法感覺一個事物的話那麼還能夠形成時間觀念嗎?即使時間是事物存在的必然形式,那麼“事物”又是什麼呢?而且如果時間可以是事物存在的一種必然形式的話,那麼空間也可以是事物存在的一種必然形式,是否還可以找出其他的某些“事物存在的必然形式”呢?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又如何能夠在這諸多的“必然形式”當中區分出時間呢?如果說空間是事物的廣延性的必然形式,而時間是事物的持存性的必然形式,那麼所謂的“持存性”又是什麼呢?難道對事物的“持存性”的解釋和說明不需要運用到“時間”的概念嗎?

 

從現象學意義上來說,平時日常有關時間的說明中的很多東西都太過於隨意和武斷,遠遠沒有達到一種本真性狀態。

我們應該可以設計一系列思想實驗,努力爭取瞭解清楚最原始的“內時間意識”的形成與最本初的感官之間的關係,然後再試圖探討我們如何經由獨立的單個主體的“內時間意識”過渡到不同主體間可以進行交流的、並被客觀化的“外時間”觀念的過程。

首先,讓我們設想一個正常人,莫名其妙地突然來到了我們目前這個現實世界中,在此之前他沒有任何的“事物”、“時間”的觀念,他只能看到各式各樣的形狀和顏色、摸到那許許多多不同的質感、聽到紛紛擾擾的聲音……在此之後,他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理解我們所說的“一天”這樣一個概念的呢?(通過各種感覺的循環體驗嗎?)……當他開始理解了“一天”之後,是否就能順其自然地慢慢構成“一年”的概念?(小循環組合形成大循環?)……

然後,如果一個正常人可以通過這樣的過程理解時間的循環,那麼一個除了失去視覺以外其他感官正常的人是否也能在較弱的意義上順利完成上面那個過程呢?

再然後,如果一個只剩下觸覺而失去了其他所有感官的人,他只能夠體驗到觸覺上的流變,或許也還能夠體驗到觸覺上流變的循環往複,那麼他還能形成“意向對象”嗎?他還有必要專門設定一個符號來指示那些正常人用來相對簡便地指示諸多感官綜合起來的“物”嗎?如此一來的話,僅僅擁有單一一種感官的人,在僅僅能夠體驗到單一的感覺經驗流變的情況下,有可能或者有必要最終設立起“時間”的觀念嗎?

如果說還擁有觸覺的人仍能夠感受到一種流變的過程的話,某種意義上確實難以絕對地否定他不能體驗到“時間”。那麼最後,讓我們假設一個最極端的情況,一個失去任何知覺的“人”(也許這還是不是人這個問題會有很大爭議),是否有可能在純粹的混沌靜思之中理解時間呢?

 

暫時退出某個獨立主體的內時間意識的探討,讓我們在“內時間意識”的基礎上詢問一下客觀化的“外時間”觀念的形成過程。這一過程或許需要借鑒胡塞爾的“意向對象”的形成說明,或許還需要借助到所謂的“主體間性”概念。這一部分的思想還是相當不充分的。

有關一些跨時間的科幻作品的思考更多一些,畢竟能夠借助一些情節材料。顯然,許多有關時間穿越的情節上的悖論(如由於回到從前導致一種時間上的“因--果--因”的無出路的、自成循環的封閉式因果鏈條),在實際上,是因為沒有處理好某個主角自身命運的較為肆意的內時間走向與其他公眾成員的不可抗拒不可改變的外時間走向之間的關係所造成的。至於案例分析的話,可用之材料比比皆是~~~

關於這些電影的情節,無論有無悖論的產生,事實上都在無意識地遵循一個規則,一個誰都沒有試圖能夠打破的規則,那就是:我們人類的有關邏輯性的思維,都在遵循著內時間意識上的因果律。即是說,對於任何一個主體,他自身的因果律思維毫無疑問地都依賴於這個主體的內時間意識的先後秩序。一個20世紀的人,回到中世紀時,他以前還到過20世紀的那些經驗那些知識都已經存在於他的大腦內,必然將對他來到中世紀之後的行為產生影響,也就是說對於那個回到中世紀的主體而言,他的內時間意識流線當中,“20世紀”時間上在先同時也是因果鏈條當中的原因,“中世紀”時間上在後同時也是因果鏈條當中的結果。無論一個主體在科幻世界當中如何在時間長流當中跳來跳去,他的內時間意識的流向始終是獨立於那些被我們安排於外在的客觀的時間長流,而就這個主體有關的事實而言,通過觀察他的內時間意識流向中的事件先後才能找出因果上的先後。(儘管這樣做很可能會導致悖論,正如上面說到的那個封閉式的循環因果鏈條,但這樣悖論的形成是科幻作者在內時間意識和外時間的關係處理上的失誤,或者說科幻作者還沒有能真正意義上理解現象學意義上的內時間。那麼是否真有那麼一個外在的、客觀的、獨立於主體存在的時間長流呢?如果即使沒有我們也可以在一定意義上設立起這麼一個“意向的時間”的話,那麼這個“意向的時間”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被我們以一種客觀的、對象化的方式加以利用?一旦真如科幻世界那樣某個主體突破了時間的正常流向,內時間意識同意向的外時間會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